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电力设计手册 >> 正文

【丹枫】他(小说)

日期:2022-4-19(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原来,再美的人也会有丑陋的一面。他为自己心里突然冒出这样奇怪的想法,而感到焦躁不安。他自己本身也不是美的人,现在他所处的环境也绝对不是美的。天在下着大雨。他总以为有一个巨人在天上端着一盆水一股脑地泼下来,一大片一大片的水倾泻而下,“哗哗……哗哗”地落在地上,阴沉沉的天像是在怒目圆睁,阴狠地瞪着他,连天也不给他好脸色看。

他所想的也绝对不是这样丑陋的模样,他所想的应当是在濛濛细雨中飘着薄雾,分辨不清在雨中所有事物的形,只给人一种忽远忽近,忽明忽暗的朦胧不清的异样美感,雨雾中会有一个朦胧的美丽女子撑着一把伞,看不清模样,只有那淡淡的微笑是那样清晰,那样的笑是对着他,像是禁果一般,美丽女子在引诱着他。

他撑着一把伞走在积着污水的街道,在街道的深处朝着他走来一个长发女子。啊!真是应他心中所想。这会是一个美丽女子。他仿佛看见了那淡淡的笑容,如同裂开一朵妙曼的花。他的心一下子光亮起来,他应当放慢自己的脚步,等着那名美丽女子走来。雨总算小了,也总是有一种朦胧的美妙感觉。

愈来愈近了,然而他的希望却落空了。那是一张黝黄的脸盖着浓密的头发,裂开的笑是那样的丑陋,头发飘起来了呵,飘到他的面上,毛茸茸的,像是有人在他的脸上哈了一口气。她轻巧地经过他的身旁,变成一道轻巧的影子忽的隐入雨雾中……

啊!怎么一切都似镜花水月般不真实!他在心底默默感叹一声。他继续走在积着污水的街道,前面忽然现出一群哄哄闹闹的人,他就如泥鳅一般钻入人群中,密密麻麻的一片,听不清声音,各种各样的声音在旋转着,转啊转啊,转……他站在人群之中,忽然感到仓惶,眼前一百个人仿佛有一千张脸在变换,分不清本来的面目,也分辨不清谁是谁了。他捂着脑袋蹲在地上,时而嗔怒时而狂笑,也许他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那一百个人一千张脸化作一道道影子贴在湿漉漉的地板上,泼了一盆脏水,就又变成黑压压的人群了。

人群“嚯”地一下散开了,一个车站牌立在他眼前,上面一条一条的路径,沿着一个又一个红点往前延伸着,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循环往复。一辆摇晃着驶来的公交车停在他面前,有人招了手让车停下来,那个不耐烦的司机握着方向盘催促着上车的人,“快点啊,快点啊,上车不要玩手机,这年头年轻人尽顾着玩手机……哎呀,前面的人往后走,往后走,让上来的人有位站,哎呀,大妈,我这里不是货车呀。”有个老太推着一辆装满菜的小推车使劲往车上推,小推车跨过台阶,人也上了车。老人家嘟囔着说:“这是买的菜,要吃的菜,要带回家的。”

“哎呀,你买这么多菜,车运的是人又不是菜。”司机说。

一面狭窄的镜子挤进了许多的人,像是消融在里面,全都模糊了。他的身边原本是坐着一个年轻的女人,后来就变成一个年老的老太。于是他先是看见一张光滑青春的脸庞在忽闪着,漠然地盯着手机屏幕,塞着耳机,他疑心她是否可以听见车上的播音,知道自己会不会错过站。然后他再看见一张蠕动着皱纹的脸庞,一直在发皱,像是硬帮帮的核桃,抱着菜篮子木讷的盯着前面,像是死寂的人,他也疑心她是否可以知道有播音在提醒她有没有错过站,她可能都听不见了。但最后,她们都及其准确地达到了站点。

他忽然想起外面可能还在下雨。车摇摇晃晃地驶在路上,摇摇晃,摇摇晃,连着他整个人都摇晃起来,车上的人也在摇晃。他的眼前是一片薄雾,雾中有许多的人,现出各样的神色,都是在雾中摇晃着,现出各样的神情,渐渐地消融在雾中化作水了。

一串冰糖葫芦现在雾中,一个小孩子拿着糖葫芦。他转过头去,小孩子的脸庞是稚嫩的,眼睛是清澈的。糖葫芦还没有揭开外边那层薄薄的纸,却粘在了他的衣服上,“哎呀,好好拿着你的糖葫芦,都粘人家衣服上了。”有个人在说话,这是在他临下车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他下了车,眼前现出许多的烟飘着,飘在人群中间,人群绕着烟。什么东西在炸开了声音,嘶嘶啦啦地响着,浓烟从那里冒出来。到处都是烟味儿,人味儿。嘴里塞着东西一直在嚼着,呜呜地咽着,这一条弥漫着烟火味的街或许唯有那个坐在街角的乞丐是无法接触的,这是一个特别的存在,他看见许多的烟火味,却受着烟火味的冷漠。

密密麻麻的人群挡住了他的视线,望不尽的尽头,尽头深处还是人。人人踩着脚下的地板,敲动细微的踢踏声,一条条延长的缩短的影子隐入黑暗或是显在光处。他又看见一片鲜艳的颜色在旋转,一直转,转个不停,没了风就停住了,停在孩子的眼中,一只冰糖葫芦指着那风车,“我要,啊啊……妈妈,我要那风车,妈妈,给我买。”

怎么还是那个孩子呢?

“好好好,多少钱?”有人应着孩子的声音。

“五块钱一个。”有人笑嘻嘻地说。

“太贵了,不买了。”有人在抱怨着说,“好啦,妈妈过几天再买给你,好不好?别哭,就知道哭。”

一双闪着异样神色的眼睛望着他们,有些惶惑,他也惶惑,对上的眼睛是一个乞丐的眼睛。乞丐的眼睛每每都带着惶惑的神色望着过路的人,好像他们的手里都捏着一张五角钱的。乞丐在盯着他,他的手中可没有捏着一张五角钱呀,手里是空空的。

袖子是空空的,原来还是个残疾人。他默默地在心底哀叹一声,却不知道要哀叹什么。“好心的人,好心的人,请施舍一些吧。”哀叹一样的声音寂寥在喧嚣中响起,“好心的人,好心的人,请施舍一些吧……施舍一些吧。”

那个乞丐像是在唱着哀哀切切的歌谣,引起路人的注意,“呵呵,呵呵呵……”的冷笑,抛给他一张五角钱纸币,乞丐空的袖子奇迹地伸出比平常人两倍的手去抓钱,“呵呵呵,呵呵……”的冷笑,看吧,看吧,就是这样。

他循着一只手伸出的方向,看见一个笼子,笼子里囚着兔子,圆滚滚的眼睛在毛茸茸间向上划过一道弧度,黑黑的瞳孔像是孩子的眼睛,带着稚嫩的迷惑,却多了几分驯良,它呆呆地立在笼子里。

一个臃肿的妇女身上腾着汗,天有些热,汗津津的脸上现出几分不耐烦的笑意,守着她身边这一个个笼子,有人来,指着笼子里的兔子问:“多少钱?”

“三十元一个,你看,这些兔子是不会长大的,只会长到五六岁,小小个的,买一个回去养吧,看看喜欢那个?”

“右边那个白色的,便宜点,二十五元吧。”

“哎呀,不行啦,亏了钱,最少二十八,就二十八。”

“好吧。要笼子。”

“没笼子,给你一张网兜,直接兜回家吧。”

“好吧,我家刚好有个大笼子,可以给它当家。”

仿佛有一个网在向他兜去,网有许多的孔,可就是出不去,太拥挤了,生出了许多的人,那些人都想往外面逃,越逃就越被困住,于是,他稍稍一卡顿得了脑子,忽然清晰了,眼前许多的人都拥挤着,有的在跑着,在街道蹿来蹿去,有的在走,从街道的北边走到南边,从东边走到西边。永远不停止地跑动,走动……

他停住脚步,地上是干燥的,没有水洼。天仿佛是空空的,不知从哪里吹来空旷的风,送来一阵细密的毛毛雨,他整个人都发毛了,他看见了一把把鲜艳的伞霎时间张开了。他的手中捏着一把伞,在许久之前也在下雨,他也撑着伞走在积着污水的街道上,那条街道只有他一个人,而现在却乌泱泱的人群。他心底的那层渴望像潮水那样涌上来。心中那个美的存在是空中楼阁,是禁果,他感到一种凄艳的悲哀,无止尽的叹息着。

有奇怪的神色在对着他,逐渐地成了一张网笼罩住他,他发现伞下人都用奇怪的眼神瞟着他,神色各异,冷漠,疑惑,惶然,嘲讽,他在那神色中隐约瞥见了一个淡淡的微笑,一缕长发飘着,一把伞移到他的头上,他看见一张黄的脸裂开的笑,他躲避,退缩,缩进人群里,他觉着自己变得越来越小,变成地上的一个小点儿。他原来不过就是一道影子,沉默着,沉默着,人们脚下的一摊如水泥一样浑浊的阴影,是如影随形的。

9月15日

中药能治好女性癫痫吗
癫痫疾病常见治疗方法
癫痫为什么会反复发作

友情链接:

人心叵测网 | 安德森连接器 | 福州到连江汽车 | 唐筛三体高危 | 前列舒乐片价格 | 真三国无双魏传 | 三七堂养生健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