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鸿雅依涟美甲学校 >> 正文

轮养

日期:2022-4-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这是八月份的头一天。天气还像昨天似的,天上一点云彩也没有,闷热闷热的。热得鸡都张着嘴,狗都吐着舌头喘。

铁柱娘今天是这个月第一天端大儿子铁柱的饭碗。她坐在装修得锃明瓦亮的锅台边的一个小板凳上,左手拿着一个馒头,右手用筷子缓慢的,在一个装了半盘子菜的盘子里戳了半天,才夹起一根豆角,放到嘴里,用那剩下的几颗牙困难的磨动着。听见曾孙曾孙女的打闹和嬉笑声,她抬起头来,用那双失去光泽的眼睛,打量着这套既熟悉又陌生的房子,打量着既熟悉又陌生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媳。曾孙阳阳手里正拿着一盒酸奶,嘴里含着吸管有滋有味的吸食着。她的喉管蠕动了一下,艰难地咽下一口馒头。

院子里响起了汽车声,大儿媳艳琴急忙过来,一手拉起铁柱娘,一只手端起盘子,沉着脸说:“娘,你上后面的小屋去吃吧。”艳琴把铁柱娘拉到后面一个放杂物的小屋里,把盘子放到一个学生用的课桌上说:“你就在这吃吧,不行上前边去。”

铁柱娘知道,今天是曾孙阳阳的生日。大儿子铁柱正张罗着给孙子过生日,她知道二儿子铜柱和三儿子石柱都会来的。她想起了给自己大孙子过生日的事,那时候老伴还在。因为是长房长孙过生日,她拿出了自己攒了很久的私房钱,办了十几桌酒席,村子里人全都来了,那可真是热闹啊。

她总算把那个馒头吃完了,觉得嘴里很干,想找点水喝,可是小屋里没有盛水的器皿。她皱紧了眉头,慢慢地站了起来,颤颤巍巍地走到前边。这时,艳琴在前屋里看见了,忙三火四地跑过来,脸沉似水地说:“娘,你怎么又过来了,不是让你在小屋里吃吗?”铁柱娘嗫嚅着说:“艳琴,娘的嘴干得难受,想过来找点水喝。”艳琴说:“娘,你上小屋里等着,我一会给你送一壶水去。”这时,艳琴兜里的手机响起了彩铃声。艳琴掏出手机“啊,是二姐呀,好的,我一会就过去。”

铁柱娘回到小屋,听着客厅里的喧哗声。想起昨天,七月三十一日,是在三儿子石柱家里,早晨起来吃完饭,石柱对母亲说:“娘,你已经在我这儿住了一个月了,今天我送你上大哥那儿去。”

铁柱娘问:“三儿,今天不是三十一日吗?让娘再在你这儿住一天,明天娘就上你大哥那儿去。”石柱不愉快地说:“娘,我们哥三个年初的时候不是已经说好了吗,你轮流在我们三家一家住三十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十一天了,你还是上大哥那儿去吧。”铁柱娘无奈地说:“好吧,我现在就上你大哥家去。可是,娘口渴得厉害,让娘喝点水娘再去。”石柱从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水,递给她娘。

石柱把娘送到大哥铁柱的大门前就回去了,他怕撞见大哥大嫂,没办法解释。

铁柱娘看着大儿子家铁红色的大门,门上是两条龙,门吊是两只狮子吞兽。她上前在大门上怕打了几下,没听见有人出来。她又怕打了几下,并且喊道:“铁柱,铁柱,在家吗?快点给娘打开门。”喊了两遍,仍然无人应声,铁柱娘无奈的坐在门前的大理石台阶上。

眼看着就快到中午了,七月末的太阳像个大火球,吊在头上烤着。铁柱娘脸上的汗顺着皱纹往下淌。她掏出一块毛巾,擦拭着脸上的汗水,嘴里干得就像要冒烟似的。她站起来,心想,还是上铜柱家去找点水喝吧。刚走出两步,又停下了,转过身,走到铁柱家的后院墙外,找了一个阴凉的地方,坐在一块石头上,等着铁柱家的人回来。

已经晌午了,铁柱娘觉得肚子里空落落的,饥饿感一阵强似一阵,嘴里渴的一点唾液也没有,头昏沉沉的。她咬咬牙站起来,决心上二儿子铜柱家喝口水找点吃的,再回来等铁柱家回来人。刚往前走两步,只觉得一阵眩晕,就栽到了。说来也巧,正赶上铁柱娘的外甥齐俊奎在铁柱家院墙后边过,看见院墙外边躺着个人。他急忙跑过去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姨妈,他俯下身子,在姨妈的嘴边试了试,觉得姨妈的呼吸还正常,他轻轻地抱起姨妈,急三火四地赶到家里。齐俊奎的母亲看齐俊奎抱着一个人进来,问儿子:“大奎,你这是抱的谁呀?”齐俊奎喘着粗气说:“娘,我姨妈在我大表哥家院墙外昏倒了。”齐俊奎把姨妈放到炕上,她母亲急忙过来,看姐姐的嘴唇干的连点血色都没有,脸色灰暗。她吩咐儿子:“大奎,你去倒点水来,你姨妈这是连渴带饿的,才昏晕倒了。”齐俊奎倒了一缸子凉开水,又拿了一把小勺递给母亲,她母亲用小勺一点一点的往铁柱娘嘴里喂水。喂了半缸子水,铁柱娘终于慢慢地挑起了眼皮。她看见妹妹在给她喂水,她虚弱地问:“妹子,我怎么会在你家里。”她挣扎着要坐起来,齐俊奎的娘不让她起来“姐,你这是连渴带饿的晕过去了,多亏大奎看见了,把你抱回来了。你赶紧吃点东西,一会就好了。大奎,你去把昨天你姐姐送来的点心拿来,再拿一根香肠来。”

铁柱大名叫杨铁柱,今年五十八岁,曾经当过两年村主任。后来买了车,开始搞长途贩运,淘了不少金。他把老屋推了,盖起了现在的彩钢瓦的,朔料钢落地窗的六套间大房子。

杨铁柱昨天就知道,老三石柱七月三十一号指定会把老娘送过来。早晨他早早的就把家里人喊起来,和大儿子杨文全一人开上一台车,拉上全家人上县城躲风去了。到了县城,全家人把县城所有的景点,都溜达遍了,也就到了中午了。杨铁柱把车开到一个酒店门前停下了,要了一桌酒菜,一边喝着酒,杨铁柱跟大儿子杨文全大儿媳玉珍商量着明天要给大孙子阳阳过生日的事。全家人在酒店吃得酒足饭饱,又在县城逛了一下午,才开上车往回走。刚进村口,就看见自己的两姨表弟齐俊奎站在村口,一脸的怒气。杨铁柱把车停下来,从舵楼的车窗探出头来问:“俊奎,你站在这干什么?”齐俊奎压住火气说:“我现在还叫你一声表哥,我问你,你今天一天干什么去了?我姨在你家门前等着你们一家人,足足等了一上午,中午饭没吃,连点水都没得喝。”杨铁柱故作惊讶地说:“我不知道我娘上我们家呀,他这个月应该在石柱家。”齐俊奎哼了一声说:“你们哥三个还是不是人,把个老娘推过来推过去的,我姨今天午后,连渴带饿的,昏倒在你们家院墙外边了。”杨铁柱慌了,急忙问:“我娘怎么样?上医院了吗?”“上什么医院,就是饿的,你们也太狼了,快过去把你娘接回去吧,别让全村人看笑话。”杨铁柱让表弟数落了一顿,心里很不是滋味,只好开着车到姨妈家去接老娘。

到了姨妈家,杨铁柱一进院,就被姨妈劈头盖脑地数落了一顿:“铁柱,你这个混蛋,连你的亲娘都不管了,她是怎么把你们弟兄拉扯大的,你现在也孙男弟女的齐全了,你就不怕儿孙们戳你的脊梁骨。”铁柱尴尬地说:“姨妈、姨妈,你别生气,我能不管我娘吗,我现在就接我娘回家。娘,我来接你回家。唉,我不在家,你就先在石柱家多住一天,要不就先到铜柱家吃点饭喝点水的,何必在太阳底下晒着。”

铁柱娘躺在妹妹家的沙发上,看儿子进来了,支起了身子说:“铁柱哇,你也知道,今天是三十一日,今天早晨吃完饭,石柱就把我打发过来了。”铁柱恼怒道:“这个石柱,真不是东西,今天还是七月份,明天才是八月份,他怎么能今天就把你打发出来了……”铁柱的姨妈不让铁柱说下去,打断他的话说:“你们弟兄三个,谁家里能缺你娘那口饭,你们就差那么一天,就不能让你娘过几天舒心的日子。”铁柱分辨道:“姨妈,看你说的,我能那么混蛋吗,我们全家今天的确是上城里赶礼去了。”

铁柱把母亲带回家里,已经是到了该吃晚饭的时候了。大概是因为让姨母开导了一顿的原因,铁柱吩咐妻子艳琴:“艳琴,你赶快熬点大米粥,再用肉焖点茄子,娘可能也饿了,晚上喝点稀粥吧。”说着,给他娘倒了一杯水。艳琴不高兴地嘟囔着:“石柱真不是玩意,非得提前一天把娘送出来。”嘟囔着出去做饭去了。

第二天,也就是阳阳过生日的这天。早晨,铁柱娘早早就起来了,她到院子里转了一圈,看两个孙子忙着张罗着给阳阳买生日礼物。她从兜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打开,从里边拿出二百元钱,对大孙子文远说:“文远,奶奶给二百元钱,你去给阳阳定一个生日蛋糕。”文远说:“奶奶,算了吧,你就别拿钱了,留着应应急吧。”

大概是因为阳阳过生日,婆婆没给拿钱,中午快吃饭的时候,艳琴把婆婆打发到后面的小屋去吃饭。还算不错,铁柱娘要喝水,艳琴从前屋拿了一把暖壶和一个缸子过来。

铁柱娘听着前屋,热热闹闹地喝起酒来,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是个喜欢热闹的人,儿孙们都在前边热热闹闹地喝酒,她一个人在小屋里只吃了一个馒头,心里免不得伤感起来。

前面客厅里,摆着四张大圆桌,人来人往的非常热闹。铁柱为了给孙子阳阳过生日,特意到镇上请了个厨师。铜柱和石柱两家人都到了,铁柱打发大儿子去请姨妈过来。

过了一会,姨妈没来,表妹和表妹夫过来了。表妹亚茹说:“大表哥,我妈有点不舒服,就不过来了。”她转圈看了看,问铁柱:“我姨妈呢?”铁柱有点不自然地说:“我妈嫌吵得慌,在后边歇着呢。”铁柱心里明白,表妹夫在县城里的律师事务所当律师,让他知道自己把老妈闪在后边的小屋里,就是不追究自己的责任,面子上也不好看。再说,表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让她当着亲朋好友的面说一顿,那有多下不来台。他急忙趴在妻子的耳朵边小声说:“你赶快把妈扶到前边来,别让表妹她们挑咱们的理。”艳琴看了铁柱一眼,转身上后边的小屋去了。

正式开席了。阳阳的面前放着一个拿掉盖的大生日蛋糕,蛋糕的上面用奶油淋上的生日快乐,健康长寿八个粉红色的字。四张桌子的边上都坐满了人,村里有头有脸的人都到了。这时,艳琴扶着婆婆进来了。村里人谁不认识铁柱娘,大家都急忙跟铁柱娘打招呼。这个说:“老嫂子,快过来坐下,这可是你曾孙过生日,你可得坐在首席。”那个说:“婶子,我给你道喜了。”

铁柱娘刚坐下,铁柱就说:“咱们人到到齐了,我就先说两句。今天是我们家阳阳过生日,感谢大家都来捧场。现在咱们农民的日子也都好过了,山珍海味的也都吃过了。我今天略备薄酒,希望乡亲们尽兴。”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铁柱也有点酒意了,他来到石柱那桌,对石柱说:“石柱,你也有点太不像话了。你前天就把娘送到我们家门口不管了,你也不进去看看我们家有没有人,就把娘扔在大门外。”石柱一听这话,就火了:“大哥,人说话要凭良心,这个月轮到你了,我不送到你们家门前,我还能送到二哥家门前去。”铁柱满脸不愉快地说:“前天才三十一日,你怎么能提前一天把娘送过来。你这不是占便宜吗?”石柱接过话头说:“那还不是因为你一月份的时候,三十一日就把娘送到铜柱家。铜柱,是不是这么回事?”铜柱在另一桌大声说:“是的,大哥那天早早的就把娘送我哪儿去了。”石柱得意地说:“大哥,我说的没错吧?这就叫上行下效,怨你这当大哥的没带好头。”

看这哥三个要吵起来了,村民们急忙上前劝说,村主任老林说:“我说铁柱,你也是当过几天村官的人,你现在富了,可要给村里人带个好头,你们哥三个,孝敬一个老母亲,都这么难,乡亲们会笑话你们的。”这时,铁柱的表妹过来说:“大表哥,你们几个也太不像话了,还好意思在这种场合,为了奉养老母亲吵架,真跟你们丢不起这个人。今天我把话撂在这儿,这个月也是三十一天,大表哥,你们如果再出现提前把老娘往出推,我可就不客气了。”铁柱弟兄几个,看表妹出头要管这件事,谁也不吱声了。隔了半天,铁柱说:“算了,我也不跟你们计较了。铜柱,你记着,下个月一日,你到我们家把娘接走。”铜柱用鼻子哼了一声。铁柱娘被儿子们吵得心里很难过,只吃了几口菜,就自己回后面的小屋去了。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就到了八月末了。虽然铁柱弟兄三个在奉养老娘的问题上有矛盾,但是,铁柱娘在铁柱家这一个月,饭吃的还挺应时的,再加上铁柱家生活水平在村里还是比较好的,伙食还不错。虽然艳琴对婆婆还是不冷不热的,也许是因为阳阳过生日那天,亚茹说的那几句话,让她心有顾忌,表面上还说得过去。

九月一日,离着立秋还有个五六天,可是天气还是那么闷呼呼的热。

早晨,铁柱娘早早就起来了,她把自己住的小屋收拾利落了,又拿着笤帚,把前边的院子扫的干干净净的。这是铁柱娘每天必修的功课,农村人,闲下来身子就不舒服。虽然铁柱娘已经八十多了,可她觉得自己还能干动活。

吃完早饭,铁柱看看表,自言自语的说:“这都快八点了,铜柱这小子,怎么还不过来。”一直等到快九点了,铜柱才慢腾腾地进了铁柱家的院子。铁柱一看铜柱才过来,气就不打一处来,他冲到院子里责问道:“铜柱,你看看现在几点了,你是不是要靠到晚上再过来接娘。”铜柱也不示弱,反唇相讥道:“我不就晚来了两个小时吗,至于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你不记得四月份你往石柱家送娘的时候,晚了四个小时了,真是的。”铁柱过去搥了铜柱一拳,铜柱抓住铁柱的脖领子,哥俩撕巴起来。艳琴跑过来拉架,可是两个壮年汉子掐起架来,女人是靠不上边的。铁柱娘一看自己的两个儿子因为自己支把起来了,急忙跑过来,两只手抱住铁柱的胳膊,哀求着说:“铁柱,铜柱,你们哥俩别打架,不就是多住一天少住一天吗。”铁柱听老娘这么一说,就想松开手,可是铜柱不松手,还使劲地推了铁柱一个趔趄,把铁柱娘也带倒了。铁柱娘的头嗑在大理石板的地面上,鲜血顺着花白的头发流了下来。铁柱哥俩一看老娘的头摔出血了,都慌了手脚。铁柱急忙把老娘抱起来,一个劲的喊:“娘、娘、你醒醒。”又吩咐艳琴:“艳琴,你快叫文远把车开出来,送咱娘去医院。”

铁柱娘后脑勺跌破了,缝了八针,躺在县医院的病床上。她醒过来的时候,看三个儿子都围在床前,表妹亚茹正在责备他们:“大表哥,你说说你们哥几个,还有你们这样的吗?一个老母亲,你们轮过来抡过去的,像话吗?真有你们的,哥俩还支把起来了,真能让人笑掉大牙。你们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我看这样吧,咱们今天就开个病房会议吧,商量一下怎么奉养我姨妈,都八十多岁的人了,你们也该尽尽孝道了。”铁柱娘挣扎着要做起来,亚茹急忙把姨妈扶了起来。铁柱娘说:“铁柱,你们哥三个如果还有点孝心,就别这样来回的折腾娘了,娘也实在不愿意让你们这样子轮养。”铁柱哥三个都低下了头。这时,铁柱的姨妈推开门进来了,他对铁柱哥说:“铁柱,你们家后边不是还有一间半房闲着吗?就让娘住在那里,生活费你们哥三个拿。你娘不愿意动弹的时候,你们家就多照顾点,你是老大,应该给两个弟弟带个好头。”亚茹的丈夫说:“表哥,我看你们哥三个还是填写一份敬老养老的公约,没事的时候就看看,心里装着点老人。”他从皮包里拿出一份敬老养老公约,递给铁柱。这回铁柱话说得挺痛快:“姨妈,表妹表妹夫,就按你们说的办。今后,你们监督着点,有不对的地方你们就提个醒。”说完,哥三个都填写了敬老养老公约。

癫痫病是如何诊断的呢
甘肃有几家癫痫医院
癫痫病人的症状都有哪些

友情链接:

人心叵测网 | 安德森连接器 | 福州到连江汽车 | 唐筛三体高危 | 前列舒乐片价格 | 真三国无双魏传 | 三七堂养生健肝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