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人物风景摄影 >> 正文

【客栈连载小说】红尘孽债:梧桐巷 四十八

日期:2022-4-26(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四十八章

自从蓝桥茶社会面以后,一见钟情的感觉真好。突如其来的幸福,让一个少女惊喜万分,做梦也没有想到一个早晨醒来,竟然是在天堂里。同事们说我,像中了500万大奖,整天神采飞扬,容光焕发。我很开心,捡到许超,比中了500万还强!每天我们都要见面,就是忙了见不了面,也会电话问候。每天我都焦急地等他的电话,当听到他那带有磁性的声音,不免脸红心跳,甚至连小肚子也在颤动。

我的心情舒畅极了,每天脸色红晕,笑容满面,走起路来,连蹦带跳,说话格外脆嘣,看到太阳是格外的红,月亮是格外的明,好像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许超是最幸福的人。熟人说我变了,变得格外活泼,格外美丽,格外阳光。

大概是佛教和家庭的影响,我习惯用佛法的思维,思考事业和生活,去观察男人和女人的变化。

观察男人,我喜欢从事业的角度,因为男人更加社会化。男人的核心在于事业。男人的变化也突出表现在事业上。没有事业的男人,是一个不成功的男人。在社会上立不住脚的男人太悲哀了。因此,我喜欢用“涅槃”来形容男人事业的重大变化。比如男人从小学进入大学,就是学业的“涅槃”;走上了工作岗位,就是一次事业的“涅槃”;工作取得了突出的成绩,有了名分和地位,就又是一次“涅槃”。一个优秀的男人事业上会有多次“涅槃”,男人的“涅槃”次数越多,就越是优秀。

我还喜欢从生活的角度来观察女人,因为女人的核心是家庭。没有家庭的女人,或者婚姻不顺利的女人,一定是痛苦不堪的女人。我喜欢用“轮回”一词来形容女人生活的巨变。比如女人从孩子长大成为人妻,就是一次生活的“轮回”,妻子成为母亲,就又是一次“轮回”。从母亲成为奶奶或者婆婆,又是一次“轮回”。女人的“轮回”不多,幸福的女人“轮回”就那么几次。如果女人的“轮回”次数多了,那生活一般都不会幸福的。

自从认识了许超,我坚信新的一个生活“轮回”即将来临。春风荡漾,花开的日子还远吗?

一个星期天的早晨,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它的声音比药杵声清脆多了,如同清晨喜鹊的叫声,让你心旷神怡。我下意识地赶紧拿起话筒。

是许超打来的。说他有车子到附近的骆马湖去玩玩,半小时到。与“悦己者”相会,我第一时间想到就是自己的容貌,于是早饭也没有顾得上吃,就连忙打扮了起来。面对镜子,乞求红晕的脸蛋再漂亮一些,眉毛再细长一点,眼睛再黑亮一些,皮肤再细嫩一点,这是我一生最高兴得时刻了。原来充满自信的我,面对镜子虽然粲然微笑,却显得信心不足。看似美丽的双眼睑,却因为多了一道眼褶,而显得复杂起来;弯弯的柳叶眉菱角也不够分明;高高的鼻梁却不够有力挺拔;亮丽的大眼睛,多了几分犹豫;两个小酒窝,却不那么迷人;原来引人注目的唇下美人痣,好像向左偏了2毫米……

我仔细瞧着笑容满面的脸蛋并努力做点装饰,力图要改变自己认为的不足。

梳理什么样的发型呢?一时却失去了主见。我不停的梳理头发,焦急而期盼一个和漂亮脸蛋相称的发型。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可是我还没有梳理出一个满意的发型来,早知道学一招“丽华梳妆”好了。听到门外小车的喇叭声,手竟然不听使唤颤抖了起来,急得我流下了眼泪。突然又惊慌地感到心脏剧烈的跳动,似乎要冲破自己的胸膛。满脸发热,如同阳光下盛开的桃花。可是随之又有小便的感觉,难道在攸关的时刻会有什么厄运吗?

梳理好了头发,穿什么样的衣服,是鹅黄色还是大红色羊毛衫,是长筒喇叭裤还是低腰短筒裤,又费了一番周折。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必须尽快打扮好自己,迎接心中白马王子。我再也呆不住了,感到自己的房间似乎太小,怎么也容纳不下我的幸福,需要向大自然,向骆马湖倾诉衷肠。

机缘之鸟落在肩头,驱使我连蹦带跳地跟他上车了,虽然没有来得及认真选择穿的服装,却梳理了自己很满意的短波微卷长发型。

来到湖边,啊!绿色的湖水是那么清澈、透明,波光粼粼,静谧的水面给骆马湖增添了几分神圣。鱼儿时而游弋于水草之间,时而浮出水面泛出水花,自由飞翔的鱼鹰偶尔高叫几声,划破了宁静的空间,让人心旷神怡!放眼望去,浩瀚的骆马湖仿佛就是一幅巨大的蓝色绸缎,柔柔地、美美地,静静地飘荡在神化般天地间。碧水连着蓝天,分不清哪儿是水,哪儿是天。那遥远的船帆,像是朵朵白云漂浮在天空。骆马湖是那么潇洒,那么悠闲,那么安静!湖水共长天一色,飞鸟与白云齐舞!

欲把“骆马”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面对浩淼的骆马湖,虽然没有喀拉斯豪放,却多几分端庄;虽然没有纳木措端庄,却多几分秀丽;虽然没有太湖秀丽,却多几分腼腆。如果说喀拉斯是一个泼辣的女强人,拉木措是一位美丽而神奇窈窕的淑女,太湖是位富有的贵夫人,那么骆马湖就是一个含苞待放的天真少女。

许超牵着我的手,漫步在湖边。这是我一生和男人时间最长,最缠绵的牵手。我恍恍惚惚神游万里。

湖光无限,山色无边。爱情使我对自然界的一切感到可亲。站在水天一色的湖边遥望马陵山,跟着心爱的人一起欣赏大自然的美景太幸福了。感触眼前的美景,我激动的热血沸腾,心潮逐浪,此时我身下也流淌着一个美丽的湖,那是女人特有的湖。它平静安宁,可是今天它却随着心潮而涌动,甚至是波涛起伏,汹涌澎湃。

不知是激情作用,还是早饭没有,总感到肚子空空的,身体飘飘的,心底也不踏实,并且肚子老是“咕咕”地叫,我很尴尬。可是许超全无感觉,而是尽情拥抱着,他那有力的双臂搂的我喘不过气来,可是我还觉得不够紧。

我依偎在愉悦从容而神采飞扬的许超胸怀里,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保护这个湖的纯洁,到神圣的那一天,作为一份厚礼献给他。

大概是骆马湖给我带来幸福,便特别关心她,向往她,留念她。后来了解她的来历就更加崇敬了。骆马湖历史悠久,神秘的传奇可以追溯到上古,她是百万年前地壳升降运动形成的地堑式的陷落洼地,从而形成湖泊。《山海经》载:“黄帝生骆明,骆明生白马。”骆明即皇帝之子昌意,白马即黄帝之孙(鲧)颛顼,骆神图腾为骆驼,颛顼图腾为白马,因二者是淮夷楚人之祖先,这二者中心词合起来即骆马,以此来命名,可见意义深远。每当我回忆那难忘的湖光山色,就暗暗期盼骆马湖保佑我们幸福平安。

一天,许超说了,他妈要见见我,希望儿子的女朋友在“五一”节那天到他们家做客。

“五一”节快到了,可是我的心却越发不安了起来,右眼皮跳个不停,睡到夜里常常惊醒,似乎要出点什么事情来。我把不安的心情给许超说:“超哥,我总有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呢,好像会出什么不顺心的事情来。”

“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只要我们心心相印、甜甜美美就没有什么可怕的。”

“我担心你妈看不上我,听说演员的眼光很特别的,你妈又是我们这里有名的花旦,她的眼光一定很挑剔的。”

“没有事的,有我呢。我会给你撑腰的。”

“你看我第一次到你家,带什么礼物好呀?是衣服还是保健品?”

“我家什么都不缺的,衣服嘛不容易买得合身,保健品家里太多了。我看就买化妆品,我妈就喜欢化妆品这类东西。”

“那买什么牌子的好,恐怕要高档的吧。”

“这个哪用我的小妹发愁,我早已给准备好了。美国的雅诗兰黛和法国的娇兰,不行吗?”

“那要多少钱?我给你。”

“拉倒吧,咱俩谁跟谁呀,说钱的事,不脸红?”

“五一”节那天,我精心打扮了一番,一大早就到理发店做了一个很显青春靓丽的直发,理发师说,是模仿刘晓庆的发型。我穿上报喜鸟的褂子,红豆的裤子,红蜻蜓牌的高跟鞋来到许超家。

“李阿姨,你好。”

“你是,小超来客人了。”许超的母亲说。

梨花阿姨给我第一印象让我吃惊,她太美了,简直就像一个尊贵的女神,高高的个儿,乌黑的长发,圆滑的削肩,典雅的颈项,白皙的皮肤,俊秀的五官,尤其是她的一双眼睛,又大又黑,像活动的宝石光彩夺目。看得出她也刻意打扮了一番,大波浪长卷发像一朵盛开的菊花,硕大项链明晃晃地在胸前最醒目的部位摆动着,一身“华伦天奴”更加夺目。那S型身段到中年了还保持得那么修长,她给人的感觉就是全身充满了文艺细胞和艺术才华,并且性感十足。

“妈,她就是香菱。”

“哦,来,来,坐,坐,随便坐。小超你沏茶。”

宽敞的大厅一尘不染,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大厅,一道拱门将客厅与餐厅象征性地分开,客厅的一套红木家具,古色古香,十分气派,紫色地板,白色窗帘和水晶吊灯,让大厅更加雍容华贵,仿佛五星级宾馆般耀眼和华丽,彰显主人的身份和地位。可能是客厅过大,站在厅内,有一种厅大欺客的感觉。

“李阿姨,这是我的一点心意,不知您是不是喜欢?为了我能取得许母的欢心,许超特地托人在上海购买的礼物。

许超母亲接了两盒礼物,看到是自己最喜欢的化妆品,而且都是国际名牌的,顿时笑得连眼都睁不开了。和颜悦色地说:“来了就很不错了,还买什么东西?谢谢啦,香菱。”

李阿姨大概是对我的礼物满意,兴趣来了,她那一对灵活的大眼睛,仔细端相了我半天,说:“香菱,你的皮肤不错,长得很漂亮。哎呀,我发觉你和小超就像亲兄妹呢。”

坐了一会儿,我小心翼翼地说:“李阿姨,家里有什么事情要做的?”

“中午我们到宾馆吧,不要在家费事了。”

我到了厨房,看到很多的菜都洗好了。心里想,这是李阿姨对我的一次考验,看我能不能做家务事呢。我从小就常做家务活的,正好这次也是表现的好机会。于是二话没说,卷起袖子,做了起来。

吃饭的时候,许超一家人对于我的手艺赞不绝口,都说饭香,菜的味道好极了。特别是一盆肚肺萝卜汤,更是让李阿姨吃得勺不离口。

水,原本没有生命,煮成汤了,就有丰富的内涵,就有旺盛的生命力,也就有了美丽的灵魂。

“香菱,这盆夫妻肚肺汤,你是怎么做的?这么好吃啊。”

“这汤先用急火烧开,等冷却后,再急火烧开,然后用文火慢慢地炖。煲汤切记一定要文火慢慢地熬,火候掌握在汤微微有点滚沸即可。还有,在煲汤的过程中要注意五点:

一是中途不要添加冷水;二是不要早放盐;三是不要过早加入葱、姜、料酒等调料;四是不要放酱油;五是不能让汤汁大滚大沸。最后再放佐料,吃的时候加点醋和味精。”

“哦,煨汤还有这么复杂的工序啊。”

“我是用熬药的方法熬汤的,既快又好吃。”

“你怎么想到的?”

“我家就是开诊所的。”

“你家是开诊所的,那你姓吴吧。”李阿姨勉强带笑。

“你知道啊?”

“你爸叫吴思,你爷爷叫吴承,是吧?”李阿姨郁郁寡欢。

“是的,李阿姨。”

听了我的话以后,李阿姨突然把脸阴沉了下来,眼睑渐渐冷峻了起来,只是坑头吃饭,就很少说话了。弄得我很尴尬,不知道那里得罪她了,也就低头草草吃完了午饭,赶紧把锅碗洗了,就告辞了。

在回家的路上,我怎么也想不明白,李阿姨为什么突然变了脸色,她俨然就是“刹帝利”,我就是“首陀罗”。

治疗癫痫需要多少钱
药物治疗癫痫好吗
羊羔疯中医专科

友情链接:

人心叵测网 | 安德森连接器 | 福州到连江汽车 | 唐筛三体高危 | 前列舒乐片价格 | 真三国无双魏传 | 三七堂养生健肝茶